您的位置: 定州信息网 > 娱乐

剑绝九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修炼秘境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7:43

剑绝九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修炼秘境

凡事都有特例,萧宁想要进这些修炼秘境修炼,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元石来购买积分。[燃^文^书库][]不过这些积分也是相当昂贵,一块元石只能换取一个积分。

看到这里,萧宁直接就有种破口骂娘的冲动,他可以想象得到,贝惋晴在得知他看到玉简时的表情,肯定会乐不可支的。

又被她戏弄了一遍!

萧宁本想激活传音令牌,直接找贝惋晴大骂一通,不过想想还是忍了。

不用説出口,他也能想到贝惋晴给他的答案。

贝惋晴当初只答应过他,如果赢了凌天骄之后,以后不用再去精英堂,而且会给他找合适的修炼秘境,并没有承诺要让他免费进去。

所以在这份玉简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另外一行注释,里面diǎn了一个地名,并説明那是弟子们平时接任务的地方。

想来,贝惋晴真正的目的并不是直接送萧宁进秘境,而是拐弯抹角的,想让他先做一段时间任务再説。

毕竟萧宁才刚刚进入内院没多久,虽然名声已经传开了,但如果就这样直接送入秘境修炼,傻子都知道他背后有人。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贝惋晴并不想让人知道她跟萧宁的关系,只想看着萧宁靠自己一步步成长起来。

萧宁或多或少猜到一些贝惋晴的心理,这才是他忍着没有发作的重要原因。

“看来,除非是那些大士族,花费大量的元石向内院购买积分,才能够支持得住,一般弟子根本承受不住。”萧宁摩挲了一下下巴,暗暗思索。

进入秘境的积分实在太高,就算靠接任务进秘境,那也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不过相比起来,天龙学院内院就像一个庞大的机器,每个月运转之中,各级管理人员的薪水,奉禄,包括那么多弟子领取的丹药、月例,每个月算下来都是一笔笔巨大的开销。

为了维持这些开销,内院也不得不在某些地方谋取高额费用,何况维持这些修炼秘境,也确实需要庞大的元石能量,以维持秘境正常运转。

所以定下积分制度,其实也在情理之中,萧宁倒是能够理解,只是……

“只是这次,恐怕你是要失算了。”

萧宁嘴角再次扬了起来,如果是在刚刚进入天鹰学院那会儿,这样的积分制肯定会让他很头疼,可惜现在他身家不扉,身上值钱的东西多的是。

虽然元石不多,但那些东西完全可以换的,找个时间到天龙城一趟,找黄梦琳应该是能帮得上忙的。到时候萧宁根本不需要花时间去做那些没什么必要的任务,只要花元石购买积分就行了。

或许贵是贵了一些,如果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花diǎn元石倒也无所谓。

而且现在萧宁身上还有一些元石,完全能先用一段时间,试试修炼秘境的效果再説。

……

……

幻鱼深潭,坐落在内院中的一座xiǎo山上面,相比起外界的那些群山,这云海浮石上面的xiǎo山自然是不能相比的。

不过这里风景倒是出奇的好,内院修整了一条工整的xiǎo径,直通这座xiǎo山

剑绝九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修炼秘境

,一路上都用六尺宽的青色石板,铺砌得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很大气的感觉。

到了这座xiǎo山后,萧宁就看见有一位身穿褐色外衣的执事,等候在这里。上前打了个招呼后,萧宁便询问他那幻鱼深潭的事情。

那位执事打量了萧宁一眼,看到萧宁身上的白袍,脸上露出一丝困惑之色。

一般来説,内院的白袍比外院要高端一些,但也代表着初入内院的精英堂学员,手头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积分。何况幻鱼深潭修炼,对剑客有一定的实力要求。

倘若剑客实力没有进入白银等阶,在幻鱼深潭中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还有可能在里面受伤。

“我想申请进入幻鱼深潭修炼。”萧宁对那执事説道。

那执事想了想,这才説道:“是你们精英堂的导师,让你来的吗?”

一般情况下,精英堂学员是没什么时间外出的,除非是有什么特例,比如快晋阶,或需要领悟什么的时候,那些导师在恰当的时候,或许会建议某些学员过来修炼,并批准一个假期。

萧宁diǎndiǎn头,这人竟然这么认为,那就直接承认好了,也省得萧宁浪费口舌,无畏解释。

执事朝萧宁伸手道:“先把你的云牌给我看看。”

萧宁取出自己的紫色云牌递了过去,那执事当场就石化了,仿佛一副见鬼的样子一般。之后反应过来,眼中明显带着狐疑之色。

“你总不会认为这是假的吧?自己看看不就清楚了。”萧宁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在对方找他要云牌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个反应。

不过内院中的云牌确实不可能仿造,

而且每个云牌里面都有各自弟子的详尽资料,并附有本人的一缕灵魂气息。哪怕有人假冒执云牌之人,在灵魂气息方面也是做不了假的。

查探了萧宁的云牌之后,执事也就确认了萧宁的身份,里面已经有萧宁用元石购买的不少积分。

以这位执事的经验来看,一个精英堂学员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积分,除非是用元石购买的。

当然,就算里面的积分是个天数,相比起紫色云牌来説,这都算不了什么。

执事虽然对萧宁的身份很是怀疑,但他的职责只是看管这里的修炼秘境,只要人对了就行。既然没什么问题,那自然是可以放行的了。

随后执事才对萧宁説道:“你现在还不能进入幻鱼深潭修炼。”

“这是为什么?”萧宁奇道。

“现在在幻鱼深潭里面,还有其他人在修炼,不过那人已经进去半个时辰了,我给他设定的是一个时辰,你看。”

执事用手一指旁边的记录石,説道:“那人是午时进去的,要修炼一个时辰,会在未时出来,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你只需要再稍等半个时辰就可以了。”

萧宁顺着执事所指看过去,那记录石旁边还有一个日晷,上面一根指针拉出来的长长阴影,投射在午时与未时之间,看样子要在这里等半个时辰。

萧宁diǎndiǎn头,在旁边一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等上半个时辰,但没想到萧宁刚刚坐了一会儿,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看到这条铺垫得工工整整的xiǎo路尽头,有一人正踉踉跄跄走出来。

他全身的衣物湿透,浑身上下都打着哆嗦,嘴唇发白,双眼发直,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那执事连忙迎了上去,将那人一把扶住了,埋怨道:“我都説你了,白银六星进入幻鱼深潭修炼太勉强一些。这剑道修炼,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像你这般白银六星的实力,在幻鱼深潭中最多呆上xiǎo半个时辰就不得了了,你开口就要一个时辰,这不是找罪受吗?”

那执事将那位弟子扶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来,那人气喘吁吁休息了好一会儿,脸色才逐渐恢复。当他缓过劲来,看到旁边的萧宁,忽然开口叫道:“萧宁,你也来幻鱼深潭?”

萧宁微微一笑diǎndiǎn头,他却是早就认出这人了,正是他跟凌非凡战斗那天,第一场跟他比试的陈恒,萧宁对这人感观还不错。

“陈恒师兄,好些天不见了。”萧宁伸手朝着陈恒拱拱手。

除了那天与陈恒比试之外,后面的时间都没见到这人。或者説,以斐师哥为首的一批人都没有再去五区比武馆。

陈恒客气地跟萧宁客套一句,并连称承受不起他这样的称呼。

之后又打量了萧宁一眼,道:“不对,这幻鱼深潭,一般精英堂学员根本进不去,萧宁兄,你晋级白银了?”

这些天他都在潜心修炼,倒是没有再收到萧宁的消息,并不知道外面已经闹翻天了。

这些事情一打听就知道了,萧宁也没必要细説,只是diǎndiǎn头笑道:“我也是刚刚踏入白银等阶不久。”

“刚刚踏入白银不久,那这幻鱼深潭,怕还不适合你修炼。”陈恒摇摇头,一边説着,一边伸手掏出一条牛皮筋,将被水打湿散乱的长发束在一起。

那位执事也diǎndiǎn头,道:“虽然幻鱼深潭上的条例注明,凡是踏入白银等阶的弟子,都可以进入潭中修炼,但是我一般不建议白银二星以下的人进去,即便突破白银二星,修炼的时间同样也不宜过长。”

“对,上次我的一位胞弟,也是刚刚踏入白银一星,便急着进入幻鱼深潭修炼,结果不仅没有修为增长,反而因为真元逆流,搞得重伤。”陈恒也在旁边劝説道。

萧宁微微一笑,道:“多谢陈恒兄提醒,不过我这一次来,主意已定,不管情况如何,我都要进入幻鱼深潭修炼一番。”

看到萧宁脸色如此坚决,那执事与陈恒便也明白,他们肯定是劝説不了,于是便不再多説。

“好了,既然陈恒兄已经从深潭之中出来了,现在可以轮到我了吧?”萧宁问那执事。

那执事diǎndiǎn头,道:“不知道你第一次修炼,想要定多久时间?”

“最短可以定多久?”萧宁问道。

“在幻鱼深潭中修炼,是半个时辰为一个单位,如果你非要进行尝试,我建议你选择半个时辰比较好。”在这位执事看来,萧宁应该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自信的人。

但是他见过太多人,在修炼之中坚持不下去,其中不乏一些白银七星、八星的弟子。无论怎么看,眼前这位白银一星的xiǎo子,对比境界还是太弱了一些。

虽然执事身在内院中,也深刻的明白,境界不等于实力,但毋庸置疑的是,境界往往跟实力还是挂钩的。

大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临沂治疗癫痫病方法
陕西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到底怎么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