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定州信息网 > 娱乐

酒道至尊 第三十章 脱困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4:45

酒道至尊 第三十章 脱困

这条暗道跟通往石室的暗道几乎一模一样,里面漆黑一片,只有略带黯然的朦朦白光投射入丈许远。不过大为破损的石壁也能看出,这里曾经也经历过一场大战,甚至要比通往石室的暗道要剧烈的多,因为在前方的石壁上往里,有着往里凹进的黑暗地带。

萧云刚往里看了一眼,心里就明白过来。

这暗道的存在也在情理之中,显然是那僵尸宗主特地为自己修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遇到险情逃生用。僵尸宗主和巫族在石室中大战后,又在这暗道中经历了生死拼搏,在两败俱伤之后,僵尸宗主知道自己无法幸免,又回到了石室中,同时将暗道入口关闭。

此时,两人的目光往前方尽头看去,脸上猛然露出惊喜无比的神情来。

只见暗道笔直的伸向远方,而在尽头,分明是外界的阳光。

回想深入山腹这么远,这暗道外边应该便是山下无疑,出了这暗道,竟然就是出了这紫竹宗!

两人兴奋的互视一眼,像逃生一样的向那片诱人的阳光处奔出。

不过刚奔出十多米,萧云忽然感到在身侧往里大片凹进的石壁中,似乎有一抹紫色的微微亮光猛然闪过,再去注意时,又再也看不到了。

萧云心里一动,也并未向身旁根本没有察觉的唐彤彤知会一声,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便继续向暗道外冲去。

空气越来越新鲜,“嗖嗖”两声,两人已是并肩冲出了暗道。

这里果然就是紫竹宗山下,周围满是奇形怪状的矮山和被风沙侵蚀的高大岩块,景色很是荒芜,但是看在两人眼里,此刻却无疑是世外桃源。

最重要的是,山下一片安静,并没有醉尸出没,那先一步出了暗道的僵尸宗主也不知所踪,失去神智的他多半已经马不停蹄的跑进了军竹山脉深处。

萧云谨慎的打量了四周,长吐了口气,仰头看天。

唐彤彤欢呼雀跃,拉了下萧云,笑靥如花:“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不过两人的兴奋很快就停了下来。

“我哥哥和王逸不知怎么样了?”唐彤彤眉头忽然皱起,担忧的道,刚才的兴奋消失无踪

萧云虽然对王逸并无好感,但是对对自己多次示好意的唐浩还是很有好感的,沉吟片刻,缓缓道:“以唐兄的修为,要像冲出紫竹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不过他冲到小道前如果没有见到你,恐怕多半不愿意下山。”

“那怎么办?那咱们再......”

唐彤彤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显然是想说让萧云和她一起再回到紫竹宗,但是她立即想到紫竹宗里的危险,她跟萧云非亲非故,人家又舍命救了自己两次,现在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如果再让他为自己的哥哥涉险,如论如何说不过去,话说了一半便猛地中断了。

萧云当然明白唐彤彤要说什么,他神情中并未有不满,思忖着摇了摇头,缓缓道:“咱们两个再进入紫竹宗的话,根本于事无补。不如这样,咱们去那条小道上向紫竹宗内大喊,唐兄听到咱们的声音后,就知道咱们两个已经脱险,很快也就会突围而出。”

“不错,这是个好办法!”唐彤彤马上喜形于色,经过刚才在暗道中的险情迭出,她已经几乎完全将萧云当成了依靠,急忙道,“那现在咱们就过去吧?!”

萧云点了点头,两人立即就沿着山脚绕去小道。

不料刚绕过半座山,忽听从头顶上方传来“窸窸窣窣”的跟岩石植被摩擦的声响,似乎有东西在极快的向两人接近。

两人吃了一惊,忙抬头看去。

却见在甚为陡峭的山上,一个锦袍青年正狼狈无比的从上面向山脚攀爬。

两人一眼便看出,这人竟然是王逸。

王逸此时已不复刚见面时的神清气爽,锦袍上满是污血,多出被扯破,头发凌乱,脸上满是惊慌的神情。他似乎被醉尸吓破了胆,一时竟未发现就站在山脚的萧云和唐彤彤。

“王逸!”唐彤彤一辨认出是王逸,便立即向上方看去,盼望着唐浩接着出现,但是直到王逸狼狈的攀爬到山脚,还是未见到唐浩的身影,着急的娇声叫道,“我哥哥呢?!”

猛地听到有声音,王逸犹如惊弓之鸟般的一个哆嗦,猛地止住身形,惊慌的往下看去,看到是萧云和唐彤彤,这才略为镇定了些。

他攀爬慢了下来,一跃到了山脚,脸上却是一副惭愧的神情。

见王逸这样一副神情,唐彤彤一下急了,又问道:“我哥哥呢?!”

王逸万没料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唐彤彤和萧云,此时他支支吾吾的道:“唐兄让我先逃出来,他以为你还被困在里面,所以还在里面搜寻你们。”

唐浩让他逃出来,他还当真抛下唐浩独自一人逃了出来!

唐彤彤看了王逸一眼,一言不发的向前奔去。

萧云看都不看王逸,跟随在后。

王逸站在原地默然半响,一声不吭的也跟了上去。

不多时,三人绕过山峰,来到了山涧小道中。直到到了台阶前,唐彤彤才停了下来,将双手拢在嘴边,向紫竹宗内大叫道:“哥哥,我已经脱困了,你快出来!”

唐彤彤用尽了酒力吼叫,清脆的声音直传入紫竹宗内。

萧云也大喊道:“唐兄,快出来!”

但是两人喊过良久,唐浩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而两人的喊声倒惊动了醉尸,有一具醉尸摇摇晃晃的走到小道台阶上,但是古怪的是,这醉尸空洞的向台阶下看了两眼,便摇摇晃晃的走开了。

见到醉尸出现,三人都是浑身一紧,此时见状,心中不由大为奇怪。

王逸此时道:“这紫竹宗内的醉尸很是奇怪,只要出了紫竹宗的范围,他们便再不追击,似乎专门就对进入紫竹宗内的人发动攻击。”

萧云对醉尸也已经有了了解,闻言皱起眉头,沉吟不语。

这时见唐浩依然没有传出任何动静,王逸自告奋勇道:“彤彤你不要急,我现在就进去看看。”

从遇到王逸以后,唐彤彤就对之脸色冰冷,此时脸色不由一缓,道:“你小心一点。”

“放心。”见唐彤彤对自己终于假以颜色,王逸登时大为振奋,撩起袍角,就向台阶上跃起。

这时,忽然从上方紫竹宗内传出一阵厮杀声,接着一具醉尸凌空飞起,越过台阶重重摔落在三人脚下,只见这醉尸胸前深深凹了进去,浑身骨架被震得粉碎,已是被废。

紧接着,一道紫色身影猛地从紫竹宗内窜出,一跃到了三人身前。

正是唐浩。

似乎是经过这一段跟醉尸的厮杀,唐浩体内酒力消耗太多,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却一脸喜色,对唐彤彤笑道:“原来你已经脱困了,我还一直在里面找你。”

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十多具醉尸摇摇晃晃的追赶到了台阶边缘,忙道:“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此时四人总算全都脱离了醉尸的包围,立即沿着小道奔出。

而在刚回身时,萧云暗地里回头看了那些醉尸一眼,只见那些醉尸停步在台阶边,喉头中格格直响,但是却无一具醉尸迈步追赶过来,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束缚着,不迈出紫竹宗半步。

将这情景看在眼里,萧云心头疑云更浓。

足足奔出大半个时辰,四人来到初开始遇到醉尸老者的山坳处,算是出了军竹山脉,这才停了下来。

“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唐浩仍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停下之后立即迫不及待的向唐彤彤问道,“我跟王逸冲杀到了小道后,发现你们没到,我就又进入那排房屋中搜寻,却始终没有见到你们,还以为你们已经遇难了。”

“这还多亏了萧云。”唐彤彤看了一眼萧云,当下将两人破开大殿墙壁后的经历缓缓的讲了一遍。

尤其是说到萧云奋不顾身的救了她两次的时候,唐彤彤眼中更是充满了感激之色,不过在这眼神之后,似乎还隐隐有着一层什么深意。

萧云不插一言,他似乎正在思忖着什么事情。

王逸却听的满心不是滋味,尤其是在看到唐彤彤看向萧云的眼光后,他牙关紧紧咬起,腮边的肌肉高高鼓起。

“萧兄弟,这可多谢你了。”听完,唐浩立即向萧云抱拳道,脸上全是货真价实的感激之色。

“唐兄说哪里话。”萧云摆手笑道,“如果不是跟唐小姐联手,我也早就命丧醉尸之手,生死之际,互相帮忙而已。”

此时脱困,唐浩在旁,萧云有意无意的对唐彤彤客气了起来,称之为“唐小姐”。

唐彤彤低下头去,脸上悄然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萧云似乎不想对此事多提,转口道:“不过那紫竹宗宗主在离开暗道后,就不知所踪,多半是进入了军竹山脉。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神智的僵尸,如果被他窜到人烟稠密之处,恐怕为害极大。”沉吟了下,又道:“军竹山脉里很可能有巫族存在,如果让那些巫族发现了他,设法控制了他的神智,那后果恐怕就更不堪设想了。”

唐浩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缓缓点头道:“萧兄弟所言极是,我也正想着此事。”

说着,唐浩脸上罕见的显露出阴沉之色,切齿道:“我曾带兵剿杀过巫族,却还从来没遇到过如此险情!等我回到京城后,立即带兵前来这军竹山脉,到时如果让这些醉尸和巫族漏跑一个,我唐浩就辞掉我的将军之职!”

看来被醉尸包围厮杀,唐浩险些在里面丧命,加上又担心唐彤彤,可谓吃足了苦头,此时已连带着对整个军竹山脉中的巫族和醉尸恨之入骨!

唐浩此言大合萧云胃口,他微笑听完,拱手道:“那在下就提前恭祝唐兄马到成功了。”同时心里暗道:“本以为他是京城中某大世家子弟,倒没想到竟然还会是朝中的将军。”

云浮治疗卵巢炎费用
赣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宁牛皮癣医院
云浮治疗卵巢炎医院
赣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