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定州信息网 > 健康

永恒剑主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争夺 一

发布时间:2019-09-25 16:29:33

永恒剑主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争夺 一

“我自己的路....确实。”林新神色一怔,有些无意识的走神了。

桌面上的茶水却是缓缓蒸腾起来,化为白雾,几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他再回过神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现在融合阵符道,剑意,属性,三大部分,能够形成独一无二的绝杀技艺,无论是心眼剑道还是红花剑道,都是无人能够比拟模仿。这不就是独属于我自己的道路么?”

“那么我自己的元景,元婴之路,又在何处?”

“幽府之力属于至阴,或许我必须先中和掉幽府力量,才能看清未来。”

他心中隐隐有种预感,当他真正摆脱幽府之力时,便是他有资格跨入元景之日。

红叶剑主已经不在。

他起身结账,走出店铺,外面微风习习,从左到右吹到脸上,却是有些淡淡的和谐宁静之意。

几个绑着牛角包的小孩子在不远处追打着一个抢了绣花荷包的小姑娘。孩子打闹的嬉笑声有些嘈杂,但就是不觉得厌烦。

他离开店铺,顺着这小城的街道随意散步。

走在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上,一些石板甚至已经被什么重物压得有些残缺。露出下面的黄土。

右侧一间间的店铺,有的开着,里面店小二打着呵欠,被正午的阳光晒得懒洋洋的。

有的店铺则是贴着告示,上边写着关门多少天之类。

他一身普普通通的儒生青衣打扮,走过时,就和路面上不时经过的书生没什么区别。

“真是悠闲啊....如果不是身处这个时代,或许我也想不到,这里居然是四处危机威胁的阴府....”

林新感慨道。

他走到一处似乎是酒楼,又似乎是茶馆,或者私人住所的黑漆两层小楼前。

楼上阳台边,一黑衣公子正小声和一女子说着话,不时的居高临下欣赏下面的街景。

两人细细的说笑声隐隐飘下来。

林新站到小楼侧面巷子口的一个告示牌前。站定。

告示牌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样附近的通知公告

永恒剑主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争夺 一

‘五月一日七情剑派将于城南驱逐异兽,城内将展开宵禁’

‘五月二十日下午,皖西沙征召挖掘遗迹劳工,待遇优厚’

‘兰花街第三百二十一号出售。价格面议,有意者可联系春生楼。’

‘出售千里马一匹,价格面议,地点春生楼。’

‘明日银级车队经过,冲撞者杀无赦。’

‘招聘染坊管事一人。待遇从优。’

一张张告示层层叠叠的贴在一起,有的甚至已经相互盖住了。

林新站着不知不觉的看了很久,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莫名其妙的站在这里看这么一些不相干的告示。

“回家前买个桂花糕咯!”

一对父子从他身边经过,胖嘟嘟的儿子骑在老爹脖子上,撕扯着他发髻上的布条。

“我想吃板栗糕!”儿子奶声奶气道。

“不是昨天才吃的板栗糕么?”

“我就要吃!”

“好好好....就买板栗糕。”

两父子慢慢走远,林新微微侧过脸,看着这对穿着洗得发白布衣的父子,心中出奇的平静。

“这位兄台,可是这告示有何不妥之处?兄台站在这里已经看了半个时辰了。”

忽然黑色小楼二楼处。一个醇厚的男子声音缓缓传来。

林新抬头,看到是先前那个黑衣公子。

他正微笑着朝自己友好的看过来,明显是在和自己说话。

那个之前和他说笑的女子已经不见了,只有他一人站在阳台上。

“没有不妥。”林新摇头,淡淡道。

黑衣公子却是一笑,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冷淡而停下。

“若是兄台不弃,可上楼喝杯薄酒如何?”

林新平静如湖的双目顿时微微有了一丝起伏。

他这身打扮和其余的普通儒生没什么区别,而在一般人眼中,他因为常年开启隐匿阵盘,所以看起来外表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

除了气质有些不凡之外。便再无其他可取之处。但就是这样,对方还是主动出口邀请他。

这倒是让他有了一丝兴趣。

略微停顿了下,林新对上那黑衣公子的双眼,很纯净热情的一双眼睛。

“好。”

他抬步朝着小楼入口走去。

里面空空荡荡。大门敞开着,没人打理看顾,顺着小楼梯上了二楼,便一眼看到刚刚摆着还没收起的酒宴。

黑衣公子站在床边,有小二正擦拭收拾着他面前的一张矮桌。

“兄台,请坐。”

林新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两人坐定,小二上酒上菜,不一会儿便摆满了整个桌子。

“看兄台气度不凡,一直站在告示前,可是为了找份事情做?”黑衣公子微笑道。

林新摇头,端起一杯酒水,轻轻抿了口。

“那兄台眉头微锁,或许是遇到什么难以决定之事?”黑衣公子又问。

“不是。”

林新轻声回答。

“既不是难以决定之事,又为何愁眉苦锁?”公子端起酒杯满满饮下。“算了不说这些。喝酒!”

他不过也是想找个人一起喝酒,仅此而已。

他宋元超交游广阔,五湖四海何处都有他朋友兄弟。在这鹿城里也是混出了个义薄云天的名号,在外人看来,他手眼通天,什么事到了他这里,都能找出解决办法。

但此时,他却是和一般人一样有着无法解决的难题。

两人各怀心事,也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酒。

一坛接一坛,连续不断。

两人谁也不说话,只是喝酒。

天色渐渐昏黄,夕阳西下,红色光线从小楼斜射进来,落在桌面中间的饭菜上。翠绿的青菜更显水灵。

“喝....”

宋元超已经醉了。但还是一个劲的叫着林新使劲喝。

放下酒坛,林新随手擦了嘴边的酒水。

“你醉了。”

“醉了吗?”

宋元超醉眼朦胧。

“是啊。醉了。”林新肯定的回答。

“人生如梦,醉了不醉,有何区别?”宋元超却是轻笑起来。“或许醉了更好。”

“或许吧。”林新看得出对方也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之事。

他忽然回忆起。当初红叶剑主要他承下那份因果,只要斩断幽府之力联系,他就必须为其承担下一份因果。

“因果,到底是何物。”

不知觉的,他却是轻声喃喃说出口。

“有因便有果。一个是种子,一个是果实,种下种子便能有果实。不就是因果?”

宋元超醉笑道,他虽然醉了,却是依旧口齿清晰。不像有的醉汉,醉了连话也说不清。

“那何为了结因果?”林新神色淡然,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

“了结?由始到终,让得到的因,生出所要的果。不就是了结一切了?佛家有云:因缘际会,果在己心。”

宋元超笑得有些痴狂。

“了结因果,不过是了结自己的心,如是而已。什么时候自己认为了结了,那便是了结了。”

“你这论点倒是新奇。”林新双目微动,首次正视了眼前此人,虽然对方没有修行之力,但说出的话却是别有一番见解。

“世间有道,我心亦有道,我心不圆满之处。必有渴求,以我心量世间,总有平和大自在之日。”宋元超摇头晃脑的似乎是在感慨,又是在述说着某种希望。

“大自在之日....或许吧。”林新侧过脸。从二楼往下望去,街上人来人往,傍晚一些店铺也开始关门收摊。

几个官老爷的轿子慢悠悠的抬过去,后面跟着一些挑菜的汉子。

“你我坐在此处一起喝酒,又何尝不是一次因果?我叫你在先,是因。你我心情难得契合,也是因,在此处此时相遇,同样是因,而最终结出的果,便是你我现在一起喝酒。这便是果。”

宋元超似乎是信佛之人,眼神迷离时也是条理清晰,处处不离佛理。

“那何为至阳之道?”林新又随口问道。

“至阳之道,佛道中倒是有至刚之道,元生之道。”宋元超笑了笑,抓起一坛酒撤掉封泥。

“天下最纯净的,不外乎是无尽黑暗中出现的那一瞬光芒。我幼年时通读经文道典,虽然没能走进自己向往的修行世界,但却自己悟出一些道理。”

“什么道理?”

林新其实自己已经有了答案,但却依旧心中有些茫然,其实他只是想要听人亲口说出而已。

“至阳至阴,就如太极图一般,只有让人人处于最黑暗痛苦艰难的时间里,才能催生出对美好和平最纯净的向往渴求。”

“也会让人永坠深渊地狱。”林新淡淡插话。

“是啊。一切由心。”宋元超呵呵笑了两声。

噗通。

他脑袋直接砸在林新面前的饭菜上,一动不动了。

提起酒坛,一口气将其喝光,林新看了眼面前的宋元超。

“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却不过是下不定决心,还要别人亲口说出。呵呵....”

他起身将酒坛放下。

“相识一场,你我喝酒便是因,那便送你一场果吧。”

他手指一动,顿时一样小巧的黑色丹瓶出现在其掌心。

‘五识丹’上边写着清晰的字迹。

能够短时间提升对内气的感应,同时药力还能增强人身精气血气,是血丹的优良改造版。

也是他在幽府时给人炼丹另外随意练出来的一些杂丹之一。

能够让普通人也能踏入修行内气阶段。一如很多年前他炼制血丹的功效。只是副作用小一些,但效果也有失败可能。

“看你造化了。”

将丹药丢入对方袖口,缓缓下了楼,林新再无其他犹豫,朝着出城城门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巴中治疗白癫风医院
巴中治疗白癜风方法
巴中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巴中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巴中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