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定州信息网 > 时尚

盘龙 第三章 霍格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8:58

盘龙 第三章 霍格

第二日早晨,巴鲁克家族客厅的餐桌上,林雷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容光焕发,连精神面貌都完全不同了。

放下手中刀叉,霍格微笑看着林雷:“林雷,这次在家多呆一段时间,父亲也很久没有见你了,咱们父子俩好好聚聚。”

父亲让自己在家多呆一会儿?

林雷有些惊讶,毕竟这么多年来父亲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原本林雷还计划去芬莱城逛逛,顺便看看艾丽斯了。不过这个时候早将艾丽斯扔到脑后了。

“好的,父亲。”林雷高兴地点头。

霍格欣喜地点了点头,只是霍格眼神当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

林雷在乌山镇一呆就是十几天,甚至于到了恩斯特学院下学期开学时间也没着急回去。而霍格也没有催促林雷去学院。

乌山镇东边的那座乌山之上,潺潺溪水旁,林雷盘膝而坐静静地冥想炼化魔法力。

地系元素和风系元素从林雷全身各处渗透入体内,全身各处筋骨、肌肉、经脉都自然而然地吸收元素改善体质,这些地系、风系元素在被吸收少部分后,绝大部分被炼化最终流入胸口中丹田位置。

海纳百川,全身各处经脉流窜的元素最终尽皆聚集于此。

林雷这么一坐就是整整半日,当林雷睁开眼睛,已经日落西山。

“也该回学院了。”林雷站起来长呼一口气,“自从我将那些魔晶核给父亲,父亲对我的态度就变的好的多,亲切了许多。”

这十几天来,应该是林雷跟霍格相处最融洽的十几天。

“什么促使父亲这么大的转变呢?魔晶核?父亲应该不是因为钱财。或者是……我身上的伤痕?”林雷思前想后,也无法完全确定父亲为什么会对自己一下子变得这么好。

嘘寒问暖,这个词完全可以说明如今霍格对林雷的态度。

步入巴鲁克家族府邸,林雷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阅览书籍的父亲:“父亲,天都比较暗了,书籍还是等到明天再看吧。”

“哦,林雷回来啦。”霍格笑着合上书籍,“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明天看再是。”

“林雷,你在外修炼这么久也渴了吧。”霍格拿起放在旁边茶几上的水壶倒了一杯白开水,“来,润润喉咙,这水的温度刚刚好,不烫不冷。”

“谢谢父亲。”林雷心中一暖。

这十几天来霍格就是这么对待林雷的,好的不得了。而在过去,霍格却总是严肃的。很少露出如此温情的一面。

喝着茶水,林雷开口说道:“父亲,我已经在家有一段日子了,我准备明天去学院。”

“明天?”霍格微微一怔,而后点头道,“那好吧。今年年底,你可要早些回来。”

“恩。”林雷应声。

霍格轻声嘱托道:“林雷,你父亲没有多大的本事,家族以后就靠你了,你给我这份魔晶核,也足够你弟弟在奥布莱恩帝国的费用了。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很满足了,只是在心底依旧忘记我们家族的耻辱。我希望你别忘记

盘龙  第三章 霍格

,我们家族的传承之宝还在外面。”

林雷感到父亲对自己的企望,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

“我现在没有其他渴求,只希望在死前能够看到战刀‘屠戮’。”霍格声音很是低沉。

林雷感到气氛不对,当即说道:“父亲,你别这么消极,你现在也才四十岁,以后日子长着呢。我有信心,不到十年,一定会将战刀‘屠戮’带回来,再次放入家族的宗堂当中。”

“十年,好,好。”霍格轻轻点头。

……

第二天中午林雷就离开了乌山镇,而当天晚上在巴鲁克家族的客厅当中,便坐着二人,分别是霍格以及希尔曼。而客厅大门紧闭,而客厅的餐桌上正放着那一代魔晶核。

希尔曼被这么一袋魔晶核震慑住了,而霍格开口说道:“希尔曼,在最近一段时间我会卖掉这些魔晶核,而这些金币希望你代为保管。”

希尔曼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道:“霍格大人,不,这么一笔大财富你怎么能交给我。你自己不是可以掌管吗?”

“希尔曼,别叫我霍格大人,叫我霍格大哥就行了。”霍格笑容很和善。

忽然霍格站了起来,面朝东方:“你说我自己掌管?哈哈……希尔曼,你对我们巴鲁克家族,对我霍格的事情恐怕知晓的最清楚吧。”

希尔曼一怔,他不知道霍格为什么提这个。

“那件事请深藏在内心已经快十一年了,这十一年来,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被蚂蚁噬咬,我一直在忍,忍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转眼都十一年了。”

霍格全身都微微发颤了起来。

希尔曼蓝色一变,猛地站起来,惊骇道:“霍格大人,你要?”

“对,当年的事情我一定要去查,一定要为琳娜报仇。”希尔曼脸色狰狞,一脸煞气。

“霍格大人。”希尔曼连忙说道,“当初我们不是查了吗?敌方的势力很庞大,仅仅查到了那部分,就已经很恐怖了。你去查,很可能就丢掉性命。”

霍格一声低吼:“死?我还怕死?希尔曼,你根本不知道这十一年来我的痛苦,那种心灵的折磨。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林雷给我的这份魔晶核,价值应该在八万金币左右。完全足够沃顿的费用。有了这笔金币,我已经没任何负担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忍,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两个儿子,现在林雷长大,沃顿也在奥布莱恩帝国。我已经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

霍格双手抓着希尔曼的双肩,凝视着希尔曼双眼:“希尔曼,虽然你称呼我为霍格大人,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却是兄弟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希望你能够成全我。”

“霍格,你……”希尔曼很是焦急。

希尔曼很清楚,一旦霍格真的去查当年的事情,很可能就会丢掉性命。

“我主意已定,希尔曼,你要知道,现在这种日子我是生不如死啊。”霍格的眼睛都有些泛红,希尔曼看到霍格这样,心中也满是无奈。他能够明白霍格的想法。

这么多年来,霍格为什么总是那么严厉、冷漠?

别人不知道,希尔曼很清楚,在林雷、沃顿的母亲‘琳娜’死之前,霍格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然后自从琳娜死了,霍格的性情也就变了。

霍格虽然对外说琳娜是难产死的,可是希尔曼、管家希里等人还是知道事实的。

“希尔曼,你不用再劝我,我只问你,你帮不帮我?”霍格盯着希尔曼。

希尔曼凝视霍格片刻,最后无力的长叹一口气:“好吧,我帮你。”霍格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解脱的笑容。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看病价位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价钱多少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大概多少钱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得花多少钱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具体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