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定州信息网 > 体育

绝天神王 第一章 【南岭天帝一万年?】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2:57

绝天神王 第一章 【南岭天帝一万年?】

太初界。

这是一个武道为尊,强者为王的世界,古今往来最为极致巅峰者,无外乎封皇称帝,傲视天穹——

武道一途又分为:灵脉境,命泉境,踏幽境,化虚境,鱼龙境,造化境,通天境,真人境,玄黄境——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为九重天。

踏破玄黄之境,便可以夺大道,定轮回,破生死,一步步的解开生命枷锁,朝着那虚无缥缈的“大帝之路”前进。

……

“这是何处?地狱黄泉吗?”

“我不是冲击“仙界”失败,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了吗?”

大荒古国帝都,叶家府邸的某一间屋子中,昏睡在床榻之上的清秀少年,忽然的睁开了眼睛。

他双手抓空,大口的喘气,一头的虚汗。

正在叶凌天满脸迷茫不解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像是潮水爆发,在他脑海深处席卷而起。

过了片刻,少年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久违苦涩的浅笑,自语道:“冲击“仙界”失败,竟然穿越到了一万年以后?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大帝虽可破碎时空,但也不能往返于过去与未来的时空中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为奇妙的是,叶凌天所占据的这一个身体,本名也为叶凌天,是大荒古国叶家少主,今年十五岁,为叶家族长的继承人,可却资质平庸,又生性顽劣,时常为叶家惹来大祸。

与他同龄之人大多已经步入命泉境,而他还是灵脉七重天,可谓人前耀武扬威,人后被人骂作废物。

相比之下,除了名字一样,叶凌天和这个叶家少主就是天囊之别的二人。

一万年前,叶凌天一身修为独步天下,一柄战剑俯瞰群雄,历经千难万险,终于走到了大帝之位上,在那个时代,茫茫大地,四合八荒之中能与叶凌天相挺抗衡者,绝无一人!

大帝之境沉淀百年,叶凌天开始了冲击“天界”之举,一夕之间天下皆惊,更有许多心怀叵测之人暗中窥伺,却畏惧于叶凌天“南岭天帝”之威不敢轻举妄动。

最为重要的还是叶凌天冲击“天界”时,被誉为太初界第一神女的扶摇女皇在他身旁护道而立。

可冲击“天界”之门的最后关头,叶凌天还是遭到了必杀之劫!

在哪一霎那,幽冥禁地十大至尊一并出手偷袭,扶摇女皇力战不敌,重创败退。

当时,叶凌天的心神全然被“天界”之门牢牢吸引着,由此被幽冥禁地十大至尊祭出的幽冥神器击中,饶是叶凌天有无敌万世的大帝之躯,那也是帝躯崩坏,神魂俱灭。

“……扶摇,你可还活着?”

“大帝寿与天齐,我想你一定还活着!等着我!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你,然后与你一起灭掉那“幽冥禁地”十大至尊!胆敢在我冲击“天界”时出手偷袭,那就要付出血淋漓的代价!”

长吁了口气,叶凌天摆正了身姿,内视这一具羸弱不堪的肉体凡胎。

“灵脉境七重天的修为……根骨果然奇差啊。”

“……等等,这是……”

蓦然的,叶凌天像是发现了什么。

他身形轻轻的颤动,不敢相信的道:“这是大道神王体?”

太初界源远流长,从冥古时代到太古时代,从太古时代到远古时代,每一个时代总会诞生出一些亘古无双,当世无敌之辈!

这些人大多会觉醒出各式各样的体质,臂如代表着无上战力的“战神体”,又或者举手投足皆造化的“先天圣体”,又或者统御万法,唯我独尊的“先天道体”,其中任何一种体质,那都是具有超乎想象的禁忌威能。

但无论是先天圣体,还是先天道体,与“大道神王体”相比,那都是萤火之光,米粒之华了——

太初界延续至今,诞生出的“大道神王体”,从古至今也唯有那一人,那就是百万年前缔造出“古天庭”的“万古神王尊”!

叶凌天不敢相信,拥有这般逆天体质的叶家少主,怎么会才修炼到“灵脉境七重天”的级别?

“或许是这家伙的脑子有问题吧……放着这般逆乱荒古的体质都不懂得运用,可叹。”摇了摇头,叶凌天陷入了欣喜若狂中。

作为南岭天帝,他有着无穷无尽的至高妙法,大道神通,稍稍加以磨练,加上这一具“大道神王体”,想要超越前一世,完全是易如反掌啊!

“咚咚”

敲门声突兀其来。

门外,侍女喊道:“凌天少爷,族长让你过去一趟。”

“族长?是叶家族长吗?那也就是我这一世的父亲大人了?”叶凌天有点头疼,揉了揉眉心,走出了屋子,道:“前方带路吧。”

穿过一条条精致幽邃的长廊,继而来到了叶家大厅中。

往日,空寂静谧,不容喧哗的大厅,今日是人满为患,喧哗刺耳。

叶凌天的出现,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废物也忒胆大包天了!昨夜竟敢当街调戏王府小郡主,罪该万死!”

“嘿嘿,我倒是开始同情这个废物了!谁不晓得那幽若郡主是天煞孤星,与她亲近之人无一不是暴毙而亡!只有每年十五月圆之时,王府才会放那幽若郡主出门溜达一下。”

“是啊,这废物平常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绝天神王  第一章 【南岭天帝一万年?】

,那也就算了,连天煞孤星也敢调戏……有好戏看了啊。”

聚集在此的叶家小辈们,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着。

叶凌天满脸懵圈,“什么天煞孤星?什么幽若郡主?”

“哈哈哈!死到临头了这小子还装傻充愣?”众人哄笑一堂。

“咳咳。”大厅上位上坐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轻咳了一声。

他两鬓斑白,目光炯炯,身形还算健朗,正是叶家当代族长叶天正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叶天正好一阵无奈,唉声叹气的道:“天儿,你可知错?”

“父亲大人么?”叶凌天犹豫了下,还是给予了一些恭敬,抱了抱拳,施了一礼,道;“孩儿何罪之有?竟惹得父亲大人这么兴师动众?”

郑州银屑病医院位置
郑州银屑病医院贵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评论
郑州银屑病医院可信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